主页 > 人妻子女
我和一个有夫之妇的一段往事

夜深人静,往事浮上心头。有些事不说出来,总是觉得少些什么,那就容我

缓缓道来吧,也算是一次忏悔。

应该是10几年前了,那时候我应该是26,27,正是身强体壮时,虽然

沒有一身肌肉,也算是五官端正,身高6尺,因此自认对异性还是有些吸引力的。

由于工作关系,沒机会接触女孩子,也就迟迟找不到女朋友,但青年期的身

体可忍不了,当时正是网路聊天室流行时期,于是泡聊天室也就成了常事,希望

能找到便捷的速食,也希望能找到女朋友,其实绝大多数时候是浪费时间。

    偶尔也有在成功的时候,过后经常怀疑自己为什么要找她,也有两情相悦,

好过一段时间的,但最终不了了之的。

遇到H,是自己万万沒想到的。在聊天室时,她发来了相片子,我一看,是

一个少妇,中等个子,身材丰满,端庄秀丽,双峰高挺,完全是我喜欢的类型,

当下就欢喜得不得了,于是也发了相片过去,她也好像挺满意,不过她很快下缐

了,约好下班时候再上缐。

    我怀着忐忑的心情(我这么喜欢你,你別不来啊)等到下班时间,她果然如

约上缐了,于是约好见面。

见面之前有一个细节,我要说一下。我这个人灵感很强,很多时候会预感、

或者感知到一些事情。

    当天,见到她之前,人还沒见到,我已经心跳加快、全身发抖,当时不知道

怎么回事,其实按现在的理解,就是两个磁场相同的人,互相接近之前产生的磁

场共振,也就是感应吧。

也正是这种感应,预示了我和H之间长达数年的爱恨情仇。……

我俩随便在外面吃了些,她很直爽(这一点也是我之后很爱她的原因)她告

诉了我她的一些情况。不错,她已婚,孩子也不小了,但夫妻感情不好,老公有

外遇,而且明目张胆,于是导致她也去找了一个,那个人只比我大一岁,也就是

比H小6、7岁,结果这个人很爱H,甚至为了H要和女朋友分后来娶H,因为

H知道那个男人的女友是个好女子,为了不影响他的未来(多好的女性啊!賛一

个),就主动结束了这段感情。而我,就是她之后遇到的第一个。

闲话少说,我们吃完后,就去开房了。说是开房,地点却不是宾馆,而是她

在外面租的一间小房,是她俩以前的炮房。

    听到这里我心里当然不爽,但为了幹一炮,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于是和她来

到小房间,我们简单地沖了凉,就直接磙到床上去了。她的皮肤白晰,非常细嫩,

双峰结实而高挺,全身上下非常干净,指甲剪得整整齐齐,而且有体香,我非常

喜欢干净的女孩子,她的外表已经牢牢抓住了我,让我迅速迷恋上了她。

    当然,她做爱的技术也非常好,所谓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当时让我切切实实

地体会到了,而且她很在意的我感受,可能就是母爱吧,我俩的动作都十分同步。

做爱这件事,必须要用心:用心投入,用心感受,用心对待对方,真心希望

对方快乐。而我认为,从第一次开始,我和H都不约而同的已经做到这几点,因

此我们从第一次开始,就配合地很好,而性的和谐,也许就是我俩后来都已经离

不开对方的原因了吧。

还有一个细节就是,当我和H达到高潮,伴随我无限快感的,是一种奇怪的

感觉,我明显感觉我和H之间,有些东西被打通了,感觉就像我和她已经连为一

体了,当时这种感觉是在额头前方的,很清晰。

这又要扯到我的第六感了,不错,从那以后,我确确实实地能「感受」到她。

后来已经神奇到我可能准确感知她是不是睡着了,准确知道她哪一秒钟醒来,准

确同步感受到她瞬间的情感变化,包挺开心、愤怒、甚至是恍惚,甚至她坐车,

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我都能感觉得到。

    后来由于无数次的验证,H也相信我俩是一体的了,那时候,抱着H,真的

是感觉很「完整」,是「一个整体」那种感觉,我不知道各位看官有沒有这种感

觉如果有的话,那个人,就赶紧娶/嫁了吧。

扯远了,回来了吧。当时有了这种感觉之后,瞬间就觉得她是我的人了,首

先对间炮房很不满,对以前的那个他怀有深深的醋意!但我甚至沒对她老公有醋

意,因为她不爱他。

再以后就顺理成章了,H把那间小房退了。约会地点改为我家,因为我家人

在楼上,楼下我自己,很方便。当时H老公还管得她很严,于是H和我用盡一切

机会做爱。我年轻嘛,每天一次根本不是问题,甚至一天不做都不爽。而且一天

见不到H,我都很怕失去她。H也一样,对我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人都知道

自己深爱对方,也深信对方是自己註定的另一半。

当时我只是一介白领(现在是自由职业,不是什么老闆),H的存在让我工

作起来非常努力,俗话叫「有盼头」。当时就幻想赶紧赚钱,有了钱自己就会强

大起来,就能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和她过神仙般的日子了。

H当然也很爱我,她的爱是有一种母性的,更多的关怀的一种爱,我们一起

健身,一起到外面吃饭,快乐的日子总是相似的,现在回想起来,都不记得具体

做了些什么,但知道自己和H在一起的每分每秒,都是充实和快乐的。

但理想是和H一样丰满的,现实是和鲁豫一样骨感的。

    由于我俩感情太好了,性又合谐,而且主要的是,我俩都是认真的,真正投

入了感情的,因此不免谈到「将来」这个话题,但是H始终是个善良的妈妈,当

时孩子还未成年,离婚的话,孩子必定要归男方,作为一个妈妈她放心不下;再

谈到钱这个硬货,我刚入社会沒多久大概3年左右吧,月薪也就是几千,自然沒

什么存款。

    而她,老公是个不小的领导(旺夫啊),经常还有人送礼,这些年好烟好酒

好车好房的,好日子过惯了,平时花钱大把大把,却都是老公的钱,自己也沒什

么存款(多善良啊,根本沒有私房钱),就算改嫁的话,她也不想降低生活水准。

    当然这水准是对她来说,对我来说的话,我俩将来的生活水准,绝不会低于

我现在的水准,我还会升职加薪的嘛 .

现实的压力必竟是巨大的,慢慢地,在这种「沒有将来」的状态下,我和H

的感情也开始变化了,再后来,由于她老公知道有我的存在了,对H管得也越来

越严了,后来已经神通广大到:我刚和H打了个电话,不到一分钟,他老公已经

在网上查到她的通话记录,于是马上给H打电话……于是,我和H见面的机会也

少了很多。

后来我遇到了Q,Q也是已婚(唉,再自责一下,为什么老是遇到已婚妇女),

比H还大几岁,但Q也很爱我,我也很依赖她。

    Q是敢爱敢恨那种人,遇到我之后,立即从家里搬了出来,和我住在一起。

    后来我和Q在一起也好多几年,不过最终沒修成正果。现在看来,这些是邪

淫,造孽啊。

    现在的单身,就是所造成的后果吧。在此,向当时的Q、H的老公说声道歉,

请原谅我年少时的过失……

后来再和H见面,内容就多了吵架和哭。H知道无力改变现实,她离不开孩

子,也不想抛开少奶奶的身份,和我在一起去过一个普通的生活。女人嘛,必竟

还是有些现实的,慢慢的,我和H最终分开了。

之后我就一直和Q在一起,大概也有3年吧,后来由于我拿了Q的钱,交给

我同学办事,结果我同学拿了钱沒办事,Q迁怒于我,我只好自己掏腰包补给Q,

但于事无补,Q在一次去X国之后,就再也沒联繫我了。

    当然,我也沒联繫她。为什么呵呵,在此再吹一下自己的第六感,那是在

Q第一次去X国之后,我到香港去接她,她看我的第一个眼神,我就知道有些东

西不对劲了,再以后Q经常接到X国的男人打来的电话,她说电话时的神太,和

恨不得马上飞到X国去的迫不急待,让我更想信自己的判断,但沒有必要揭穿嘛,

她认为我不知道,那就让她这样认识好了。不过嘛,呵呵,这样看来,女人的感

情还是比较脆弱的,相对男人来说,还是比较善变吧……扯远了,主题是H。

各位看官別以为,我和H的故事到此告一段落,后面还有下文,峰迴路转。

话说,Q去X国后,1、2年左右吧,有一天,我接到一个电话,一个似曾

熟悉的电话号码,看了半天才想起是H的。唉,当年这个号码我倒着都能背出来,

看来,人脑还是有选择性的记忆功能,会主动去忘记不愉快的记忆。

我接了,不错,是H打来的,约我见面,我见了。

她变了很多,我是指,人的样子沒太大的变化,就是胖了些,这沒关系,我

本来就喜欢丰满的。但是,重要的是,原来吸引人的神韵不见了,整个人,我当

时无法说得清,外表沒变多少,但感觉上却完全不像以前的H了。现在看来是磁

场变了,也就是整个人都变了。

H问我,对她还是不是以前的态度,是不是还像以前那么爱她。我当时气不

打一处来,哥爱了你这么多年,你还是甩了哥,现在又回来了,又想哥马上立即

去爱你于是沒怎么给她好脸,H于是失望地开车走了,看着她远去,我又心软

了,唉,必竟真心爱过,难道不能破镜重圆于是又打电话给她,她开回来,下

车,跟我回家。

回到家,我再一次帮她沖凉,她确实胖了好多,吸引人的丰韵不见了,变得

纯胖。但指甲还是那么干净,皮肤还是那么白晰、细腻。我用花洒帮她从头洗到

脚,自己却泪如雨下,我苦苦在记忆中寻找着对H的记忆,艰难地和眼前的H重

合着(用现在的流行语来说,就是脑补)。

沖完凉,当然还在在床上「叙叙旧」,明显地,这次和H做爱,沒有了以前

的,合为一体的感觉,感觉只是和一个异性在性交,甚至不是做爱,因为沒有爱,

「爱」要自己脑补。

而这次,H却是下了决心来找我的,孩子虽然尚未成年,但她心理上已经能

放开了;钱方面,这几年自己也攒了些积蓄,腰板也硬了,而且在我之后,也沒

找其他人了(鉴于她直爽的性格,我至少想信:即使有偶尔的约炮,也绝不会有

继我之后的,另一个她全情投入的男人了)就在和老公这样凑合着过着。但H终

于鼓起勇气了,决定寻找真爱了,于是又来找我了。

当时我想,这就是真爱吧!虽然我完全沒有了当年的感觉,但必竟还是同

一个H啊,不会变吧既然她已经决定了,我一个堂堂大男人,还等什么而且

继H、Q之后,我还是沒遇到适合的女孩子,我想,也许是上天安排我终于能和

H在一起了吧!于是我就濛濛登登地同意了。

再后来就简单得很,H回去火速和她老公离婚,H还把离婚协议拿给我看,

当然我是不想看,H就大致给我说了内容,孩子当然还是归男方,还有其它,记

不清了,反正我本身就不想知道。然后H就火速搬过来和我住了,甚至很快把户

口都迁进来了。

我想,这就是我的命吧,该这样慢慢生活下去了。

但是事实完全出乎我的意料,H的性格有了出乎意料的、巨大的、邪恶的变

化。

不知道是由于H知道当年我和Q在一起的,还是什么原因,这次H回来后,

非常怕我在外面找別的女的。不对,是她设想了很多我找女人的模式,然后强逼

着我承认!例如:你女上司是不是跟你XXOO了,否则你怎么升职了你和你

这个女客户是不是XXOO了快说!(有一次她竟然打给我一个极少联繫的

女客户,弄得我若幹个月之后,当面向这个女客户道歉。)

一开始我还不以为然的解释几句,可我沒想到,等待我的竟是擘头盖脸的一

顿打!沒错,是打!H二话不说,直接就往我脸上招唿!虽然我也是个身强体状

的汉子,但也抗不住她这么认真的一顿打啊!她打起我来,眼神真心的可怕,完

全是那种拿命来那种眼神。我一度怀疑是不是魔鬼进入了她的心。

她这分明是一种病态。但是,到了晚上,有时她又清醒了,会突然好像发现

什么一样,好奇地、笑着对我说:「老公,我怎么老是怀疑你在外面搞女人的」

我听得哭笑不得。

    后来,我记得,我在网上找到了篇文章,描写的就是这种病例,白天臆想,

类似精神病发作,而到了晚上,通常恢復正常人。H也读了这篇文章,知道应该

是自己了。

    但到了第二天,H依然变回可怕的魔鬼。H还威胁我,说我不老实,她就会

让幹黑社会的表哥来XX我,这种威胁对一个遵纪守法的白领是致命的,我吓得

全身直哆嗦(是不是和前文,我第一次见H时,全身发抖,相唿应了)

我和H就到了外面去租房住 .但这对H的状态(病情)依然沒什么帮助,H

依然是每天和我打架,我身上被挠出了很多伤口。万般无奈,我只好向家人和尊

敬的前辈请教,有前辈说「冷处理,不管她」,我照做。家人也朋友也纷纷找

「有势力」的人脉,来预备帮我抵抗H的「黑社会表哥」。

终于,在一个早上,我还在熟睡中,就被一杆子砸到头上,又重重挨了一脚!

H不知道为什么又发疯了!我一边抵挡,一边趁她喘气时穿好衣服,逃也似的上

班去了。

    H这一天,给我打了超过100次电话,当然我沒接,当时我手机放在桌了

上充电,上司坐在我对面,H电话一响,我就按静音,她接着打,上司一直看我

的电话在亮,直接告诉我「看起来很可怕」,这句话惊醒了我,我决定再也不回

去了。

    那天下班我就跑去水疗去住,一直睡了三天,这三天里,H仍不停给我打电

话(幸好我一直公私电话分开用,否则真麻烦了)还给我发资讯,说「我这样都

是由于爱你,现在我知道错了,家里已经收拾得很整齐(她知道我喜欢幹净),

你快回来吧~」之类。

    当然,我一直沒回去,后来房东追我收租时,我才知道,原来她也搬走了,

当然这是后话。

至此,我和H,算是慢慢画上了句号。家人也担心了一阵,也慢慢平静了。

我也担心了好久,后来也慢慢淡了。

再之后,关于H,是隔了一年多后的一天,在我家楼下,远远的我似乎看见

了她,一样的身材,一样的长髮,一样的笑容,看起来比以前好多了,似乎变回

了最开始的H。希望她幸福,真正地幸福,快乐。

现在想来,这一切都是自作自受,因果迴圈,真实不虚,破坏了別人的家庭,

最终遭到报应,也就是H对我的打骂。当时H回来,和我住了7个月左右,几乎

沒有一天不打骂的。我真是活该。

虽然现在已经不去碰已婚女人,但是,还是沒找到结婚物件,可能还是在受

惩罚吧。希望我早日还清孽债,能遇到自己合心意的另一半。并在这里,再一次

向H、Q,以及她们当时的老公,再深深的表达我的歉意。希望他们今后健康、

幸福。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jiemei.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